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

杭州市弓箭协会去年刚刚成立,秘书长汪晋说:目前整个杭州达到入会标准并加入协会的,只有9家射箭馆,而这门在普通人看来并不能赚大钱的生意,却让一群老板乐在其中地投钱、花时间。

射箭是一项小众运动,弓箭协会秘书长汪晋说:“目前,全杭州玩射箭的人大概只有四五千人,由于射箭项目正在兴起,场馆并不是那么赚钱。”

一到周末,张弛射箭馆就会爆满。平时一天客流有50-60人,周末一天就会挤进100-150人。但哪怕这样一天下来,按照人均60块钱消费,一天的收入也不过9000多,远远没法和经营热门项目的运动场馆比。老板汪佳介绍道,“所以,看着热闹,但却不是一门赚钱的买卖。我们除了要在场馆里面教大家射箭,还要经常带队去外地比赛,有时得好几天,生意也都耽误了,但我们还是乐在其中。”

名字很酷的JACKMAN就开在经纬创意园区内,是由纺织厂旧厂房改造而成的,光是装修就已经花了400多万元,要回本是一个遥远的事。

汪晋也是一名超级射箭发烧友,他接触弓箭仅仅六个月,就在2015年4月全国赛拿下冠军,至今他还是全国美式猎弓纪录的保持者。

因为迷上射箭这项运动,汪晋放弃了之前挺赚钱的外贸生意,参与发起组织成立杭州市弓箭运动协会,现在干脆自己掏钱和小伙伴一起成立公司,开发射箭相关的软件和游戏,成为体育产业大潮中的一名弄潮儿。

羿风射箭馆的老板朱佳,是卖防盗门的。两年前,因为朋友的关系接触了射箭,就一发不可收拾。玩射箭一年后,就想着自己成立一家俱乐部,他说,想让玩射箭的朋友“都可以有玩的地方”。这家射箭馆里头聚集了杭城最多的射箭高手,他们经常组队参加全国的射箭比赛。

每家场馆设计都有自己的特色,有工厂原木风的JACKMAN射箭馆;设计简单但是高手云集的羿风射箭馆;最任性的是飞卫射箭馆,老板蔡强原本是中南集团的室内设计师,接触射箭之后,干脆自己开了一家店,设计师也不干了。

在这些射箭馆的馆主中,还有一位非常独特。馆主吴戈为射箭馆取的名字来自钱王射潮的典故——射潮射箭馆。吴戈身着中国风服装,留着小胡子,戴着传统圆镜片眼镜,外形满满的古风。周末,吴戈会带着学生身着古装,手持书简,席地而坐,学习礼仪文化,射箭之术,“我希望将中国传统礼仪文化传承下去。”坐在草席铺成的书桌前,点上一缕檀香,手里摆弄着茶具,檀香的烟雾弥漫开来时,这样的上课场景犹如穿越到了古代。

PS:福利在最后。想体验杭州这项很潮也很古风的小众运动,扫一扫旁边的二维码,下载浙江24小时APP订阅杭州动动帮栏目即可了解福利信息。杭州市弓箭协会携手杭州动动帮送出的200张,每张价值60元的体验券,正在等待你领取!

常州开出首个标准射箭馆 设有12个标准箭道

记者14日获悉,从小痴迷武侠的市民王辉最近在青枫公园附近的月季路22号开设了常州第一家标准射箭馆,有12个标准箭道,“我们一群弓箭爱好者从此有了自己的训练场地。”

小时候爱看武侠书,想像书里大侠一样拥有自己的武器,“选了弓箭,1998年买了第一把弓箭。”一把两三千元的弓箭在那个年代可是了不起的奢侈品,那时邮电路上还开着一家射箭馆,王辉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名字,“一箭钟情,在那里练了一个暑假的射箭。”

高三紧张的学业让王辉离开了自己的“武器”。十多年后,当王辉再次拿起弓箭,却再也找不到可以让他射箭的地方。只好找块空地,自己动手做了一个箭靶的架子。王辉给记者翻看当年射箭场地的图片,箭靶旁边还堆着石子,趁没人的时候赶紧射两箭过过瘾。

一个人不过瘾,王辉加入了射箭QQ群。开始,群里就3个人。群里的弓友都在为没有场地烦恼,一听有地方可以射箭,就都到王辉那里“比武”去了。

后来,人慢慢多起来,简易箭馆不再能满足大家的需求,一是场地不够用,二是安全因素也要考虑进去。2012年10月,王辉带了几十位弓友到常州军体校的射击队接受了一个多月的专业训练。技术的提高,也更加让王辉觉得射箭这事一定得要有个自己的场馆,一个够得上标准的场馆。“体校有自己的训练时间,我们都是有工作的人,时间上很难平衡。”

“一个月的时间,我和群里另外两个骨干就把这个箭馆开起来了。”对属于自己的射箭场地的向往让王辉一气呵成,一个月试营业期就有了100多名会员。“都是爱好者,找个场地自己玩玩。”射箭观徳,王辉笑说侠客梦反而没有给自己带来霸气,“射箭一定要静心,淡泊名利才能射好箭。”(黄洁璐)